刘明煌是漳州市第二批支援湖北护理队的一员,也是第二批10名当中唯一的一名男性护士,在武汉客厅方舱医院已经连续工作半个多月,上班要负责30几名患者,对此,他只是淡淡地说:还好,不累。

      217日,刘明煌上的是早上的白班,凌晨4点半,他起床洗漱,做好上班前的准备。住的酒店距离方舱医院不算远,但仍需提前一个半小时出发。吃完早饭大概是5点半,刘明煌和队友集合出发前往方舱医院。到达医院最先要做的就是穿戴防护装备,来武汉工作已有半个月,对于穿戴防护装备刘明煌已经轻车熟路,和队员们相互在防护服上写上负责片区、职业、姓名,并确认防护装备没有问题后,早上7点,刘明煌正式进入方舱医院接班。

      刘明煌:主要是看下病人,监测下他们的生命征。有一些有医嘱的就给他们发药,做好治疗的解释,比如说有做一些检测核酸检测啊,就要把这些检查结果你要告知他。

      进舱时,刘明煌会把放置在门口的物资或者患者需求的物品顺便带进去,及时分发到患者手中。上午8点,是给患者分发早餐的时间,刘明煌说,在走动的过程中,护目镜和口罩总是会不时地走位,因此视野和行动都受到很大的限制。  

      刘明煌:视野的话因为戴着防护目镜,有时会起雾,第二个就是防护的这些很容易就走位了,防护目镜会走位,N95就很容易把我们身上的部位束缚,比如鼻梁、脸颊很多都是可以压迫到,但是还是能够克服一下。

      上午10点,刘明煌开始给患者测生命征,巡视病房,时刻关注患者病情,当天有几名患者需要做核酸检测和CT检查,刘明煌都及时都做了沟通和提醒。刘明煌说,每天的工作基本就是这样不断在循环,但他都能不厌其烦,认真对待,特别是在患者情绪波动或不理解的时候,刘明煌更是平心静气、耐心劝导,做好安抚工作。在方舱医院里面,男女护士的工作职责完全一样,刘明煌说,福建护理队乃至整个武汉医护人员就是一个整体。

      刘明煌:男生跟女生我们做的事情是一样的,一旦工作分配下来了,你一个人负责这个点,那你做完了其它人还在忙,那你就可以过去帮忙,我们就是一个团队互相帮忙。

      刘明煌告诉记者,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,他们还会带领患者一起练洗手操、广播体操、太极拳、八段锦等等,丰富患者的日常生活,增强他们的体质。

      刘明煌:给患者锻炼嘛,增加一个娱乐,医护人员带头引领,一起做,配合都很好,很积极。

      临近中午12点,盒饭送进方舱医院后,刘明煌就和队友去领取盒饭,并逐一分发到每一位患者手中,吃饭的间隙,一些患者还会找他们聊天,但天南海北的话题,最终总是离不开患者对他们诚挚地谢意。

      刘明煌:他们就询问我们是哪里来,对我们很佩服很钦佩,很感谢我们,让我们感觉心里很舒服,感觉是值得的,也很欣慰。

      下午1点,下一班的队友前来接班,刘明煌做好交接后,开始按照严格的程序脱掉身上的防护装备,做好面部、外耳道、鼻腔及口腔清洁,回到酒店后,还要再洗澡,而且每人最少30分钟。其实在中午给患者分发完午餐后,队员们都没有进食,为此,回到酒店洗漱完后,下午三点,他们才吃上午饭。

      在酒店里,刘明煌也和其它队员一样,要不断学习和操练,也会通过电话或者微信跟父母、同事以及好友联系,报个平安,让他们安心。

      刘明煌:有时间的话都会跟家里联系下,电话或者微信视频,讲的不多都是互相慰问报下平安,工作上就说一切顺利没什么事情,家里肯定会担心我们,但是我们也都挺好的,所以就不用担心。

      刘明煌说,在武汉这段时间,总是有很多人和事让他们感动,无论是吃的、用的、穿的等等,各方力量都给予全力保障,保证他们能全力以赴,早日战胜疫情。

      刘明煌:领导也都很给力,都很好,漳州正兴医院也都很关心我们,我们这边需要什么物资都给我们寄过来,有什么需求都会满足我们。还有福州有小学生捐赠,他们自己的零花钱买东西给我们捐赠过来,特别感动,他们也不容易,都是过年的压岁钱,很难得。(记者林文溪)